黑昼茶会

你永远不都知道别人在你背后的说辞

理科学生思维广,实验室里欢乐多(预告……写不写不一定)

纯属搞事
做好心理准备,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第一人称鸩视角

如果说在大学生活中让你回忆最痛苦的一件事,我想回答:吃饭。中午在食堂买饭简直堪比打仗,你必须发动全身力量投入这场战争并且以一种“凄凄惨惨戚戚”的姿态面对食堂师傅,然后设法挤出人群,在保证饭菜不洒的情况下离开这硝烟弥漫的地方。

所以当我安安稳稳坐在一个四人座椅子上大口咀嚼着蘑菇汁浇牛柳时,理所应当收到了以津真天“愉悦”的微笑。我心里有点发毛,但并未阻止她坐下座位,还顺便吃掉了我手里食物的动作。当然,作为让座位的回礼,她给了我一份惊喜,惊喜得我三年内再也不敢抢她食物甚至一桌吃饭。她告诉我:晴明在两天前乘飞机去了维也纳金色音乐大厅,留下一群学弟学妹们在实验室里不知所措,需要几位高年级同学照顾一下他们。

“所以这件事就拜托你啦!”

“别别别”我嘴里含着油焖虾模糊不清地推脱着,“我刚答应我九年级老师给他做简易实验视频”

“没关系啊,你可以让他们和你一起啊”

“我一个大二的给大一上课不算还教的是九年级内容?”
以津真天毫不顾忌自己形象嗤笑了一声后把那一堆学生资料拍在桌子上转身走人。留下我心情复杂看着那堪比一本书的厚度无话可说,只得把它轻轻收好放入包中,等待着下一班去学妹家的公交车。

午后阳光耀眼明媚却又带着一丝慵懒,然而我并不认为在这时补习是个好决定,打了一个小小哈欠后,异常慵懒地垫上以津给的纸张,揉着太阳穴困倦不已。

可作为准高三的鲤鱼精学妹不那么想,她好奇地拿走垫着我下巴的纸张,看了看,便开口问到:

“大天狗,桃花妖,匣中少女,一目连,他们是谁,你们做调研报告要调查的对象?”

“一群实力碾压大四要来祸害我实验室的小祖宗”

“哈?你们的安倍老师呢?”

“死在维也纳了”

“那……嗯……他们学些什么……怎样引颈杀死小白鼠还是怎样消毒之类的……”

“用高锰酸钾制取氧气”

“如果我没记错好像是九年级内容?”

“没错。”

“啊”她眼睛里闪烁着星星,正还想再说些什么。

“行了!好好学吧,还想不想考好大学了,等你上了y大我也教你这个。”我随手抄起一本书看似用力地轻轻拍了她一下。

“我拒绝。”那两个瞳孔里就只剩下了鄙夷。

漫长的补习时光结束后天已经半黑了,或许是一时起兴罢,我竟到附近超市买了一瓶果酒大快朵顾起来。醉意上头,眼中这座还算年轻的城市染上一层黄色光晕在天幕中尤其明显的样子格外美丽,刚想高吟一首《月下独酌》助兴,又被身后冰冷男音逼回肚子里。

“别动,抢劫”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