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昼茶会

你永远不都知道别人在你背后的说辞

Jutenija【连匣,邪教注意!】

相比之前来说故事更完整了些,但是结尾自认为比较模糊,当然篇幅也少了很多(万分抱歉!)。
之后可能会有番外掉落,不过还是写哈利波特AU的可能性比较大。祝食用愉快!
Out Of Character警告

01
匣中少女将壶里所剩无几的水一饮而尽,脸上还残留着夕阳曾挥洒的光芒。云海翻涌下,炎热彻底从她身上退去,如琴曲结束后的尾音隐匿于邈邈大漠。

她的每一次呼吸都是对肺部的一次折磨,脖颈处越发明显的窒息感让她脚步虚浮。半轮吞吐沙丘的落日映入她的眼眸,连同不远处的小小人影。匣中少女尝试向那个方向迈出步子,却失败地倒在沙漠中央,等她再次悠悠转醒,已不知身在何方。

不小的房间内,发挥助眠作用的缥缈熏香燃着,过于显眼的兽骨、药炉和镀金壁灯让她对此产生了无端猜想,继而她打开窗,破晓的风吹散倦意。

02
几分钟后真正赤脚踏上陌生泥土,匣中少女才发觉这地方丰腴过头了。夜色未散的睡莲间晨雾逡巡,空灵星影追随碧月脉络渐行渐远,粼粼水波瑟缩着鼓动黎明穹顶的鱼肚白。

而远远望见没入浅水的青年时,她竟莫名愉快起来,也许只因以守护为名的妖怪嗅到了同类的气息。届时,他从水中缓缓走出,将干燥温暖的斗篷披在她裸露的双肩,并笑着说了什么——她听不懂,忘得很快,只记得最后他仿若自我介绍地指指胸口,吐露了一个与中文极其相像的音节——连。

03
天已大亮,匣中少女被带去神社。鲜红的鸟居和人们的不明祈祷让她忽觉烦躁,索性独自离开,循着林中炊烟进发。

好在这种状态很快消失了,短暂得犹如安道尔岛长达64天来的第一次夜晚。澄澈溪水中迈过凹陷泥土的她竟听到了胃里那杯蜜酒荡漾的声响。依仗山势坐落湖边的房屋周围清苦味道浓烈。当她彻底推开门扉,眼前陈旧木质阁楼与巨幅壁画似道狭长流光四散纷飞,甚至打散了氤氲阵阵药香的空气。

只见翠色染料包裹的墙面上闪耀着密林新绿,她无可避免地想到了连。

匣中少女还记得他第一次朝她微笑——那是怎样的微笑啊。天地浑然,云雾翻滚,海蓝与火红交织间绀紫孕育而生,穹顶渗出金黄,把连的眼角熏成微红,如同涂抹了胭脂。这一切仍不及他眼中温柔半分。

不知何时出现的傀儡少女强硬地拦下她想要抚摸画的手,叫嚣着将她拒之门外。她的欲望也从离开那一刻起显现,随着时间不断加深。

04
『想要抚摸连的眼睛。
    想要抚摸他的眼睛。』

05
匣中少女确实做到了。在她逃出丛林的几个小时后,夕阳嵌在远山的绵延间,为神社披上了昏黄的薄纱。人差不多已经散了,只剩他们。

连低下头看着轻触他脸颊的少女,左目情绪携光芒缓缓流动。旅人指尖冰凉、手臂颤抖、心脏罕见地狂跳不止,虽羞怯但仍理智地感知到他右瞳毫无波澜的冰冷。细微的怪异一点点蚕食思绪,留下断壁残垣,那片废墟恰好让她回忆起壁画前傀儡少女的义肢——既然有义肢,为何不能有义眼?

匣中少女听见了自己骨头与墙壁碰撞的声音,就在抚上那只眼睛的后一秒,强大的力道将她拽开。接着她闪身躲过一招,借势攻击,手肘距连几厘米时停下,再用上三分力气,随破碎声炸裂的风割破皮肤。战斗越拖越长,连的优势便逐渐显现,最后干脆利落地把旅人制压在地上。

窗外惊雷乍响,庆贺节日的礼炮般震耳欲聋,溪边一片喧哗,嘈杂的音节蜷缩进匣中少女的耳蜗,这不能促使她产生坐起来亦是离开的想法。榻榻米上任何的尖细毛刺都像锐利笔直的矛,刺穿她最柔软的内里。背对隔着窗扉喝退人们脚步的风雨,她闭上了眼睛。

06
匣中少女没能等到雨停,连也是。

07
数日暴雨让神社迎来了更多的信徒,祈愿和着谩骂扭曲在交流障碍里。纵使村民逼她跳下山崖,鼻腔呛满水,这些东西仍徘徊在她脑海,犹泥土的腥甜将村子所有的记忆深深刻印。

最后,她湿漉漉地走进沙漠,拿出背包被水浸透的物品,一件件摆在红日下晾干。

08
黎明曦光下,陌生匣子中的宝石依稀反射出新绿光芒。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