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昼茶会

你永远不都知道别人在你背后的说辞

【连匣】细雪与情人

第一次下雪时的无脑甜饼,拖了好长时间

依然是Out Of Character警告


匣中少女猛地一吸鼻子,在寒冷冬风中瑟缩着将手伸到一目连温暖的脖颈处,坏心眼地踮着脚取暖。


连的身后,有一盘圆月。她戴了眼镜,能看清它表面的灰色斑点,却似乎撇去散光,金黄轮廓模糊在深蓝夜幕中。


她又向前了几分,离月亮更近,离连更近。然后他们顺理成章地交换了一个果子酒味的吻。甘梅与涩果混杂着充斥口腔,缠缠绵绵绕进了两人的呼吸,直到露天咖啡厅亮起灯,这个吻才得以终止。


因动作过大而扯开的拉链重新被连拉上,青绿的颜色不止一次让他想到畅销的碳酸饮料,也不知道包装相同还是口感相同。无论怎样都不违和,他笑着摆正她的领结。


说起来也奇怪,匣中少女在一目连送出它时可对这东西没什么好感,且假借颜色鲜艳之名好好讽刺了下他的审美。现在呢,柔软的布料在雪白颈下系成结,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他面前。


他步履轻缓地继续向前走,不知道应该为它被接受而高兴,还是应该为恋人的口嫌体正而担忧。


雪飘起来了,摇曳灯光下点点细碎迎风飞舞,他们仿佛行走在宇宙,亿万星辰携耀辉铸造灯火。


匣中少女的脸颊被冰晶簇拥着,冰冷的温度让她皮肤通红。女孩子最敏感的心思促使她想说些什么,没有什么能比下雪天、果酒、接吻和连更美好了。


她闭上眼睛,除了簌簌轻雪声,还有街上花哨灯光残留的色块,然后她想到了薜荔,一种仿若童话中苍白而蜷曲的植物。她还没忘记枝旁印有字的金属牌的质感,同那天的天气一样很冷。当时她正在吃薰衣草冰淇淋,北海道限定,大概因此兴致勃勃,靠在连怀里小口小口地舔。


“我希望我能顺着月光向上爬,站到树顶,尽管枝头没有叶子,也不会伤到我。我会大喊着‘我爱你’跳下来,你一把抱住我,像是接住了星星。”她呼出一口气,双手合拢暖暖鼻尖。


“这可不像你的风格。”连哑然失笑,“就算你不从高处陨落,我也依然会像对待星星对待你。”他俯下身,将匣中少女的卫衣帽子拉起来,细心掖好每根头发。


是两人扑倒在雪地里的声音。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