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昼茶会

你永远不都知道别人在你背后的说辞

关于连匣新脑洞的预告【ky勿入】

Jutenija的【下】写了三遍,又删了三遍,万般无奈之下,莓良心地开了新篇。
意识流注意       后期微玻璃渣
严重ooc

昏黄路灯纷纷向后退去,夜很晴朗,没有风,当塞满青苔的水泥墙逐渐逼近她时,匣中少女第无数次将这条路重走。

她不能准确地给自己此时此刻做的事下个定义,她的脑子因微凉的气温而无法正常运作,像是被铁锈附着的老旧机器,难以使用又无可奈何。

口腔里糟糕的食物咀嚼后残存一丝僵硬的甜腻,正如盛夏公园涂漆包裹的木椅——那缝隙间藏着黏糊糊的树脂。即使这样,依然会有许多情侣坐在那里,彼此诉说爱意。最为讽刺的是,就在两周前,匣中少女还乐此不疲地抢占它,并据为己有。

她有些许耳鸣,仿若欢腾人群中无人问津的沉默,诵读着独属于静的章节。这种无缘由的情况归结被在从未停止的蝉上,直到那场天气预报告知的阵雨淅淅沥沥砸进泥坑,它们才肯罢休。

便利店离小巷3公里左右,步行四十分钟以内就可以到达。本着彻夜不眠心理的匣中少女,决定在作死边缘大鹏展翅。售货员非常年轻,她经过漫长跋涉般剥开雨雾,推门湿漉漉地走进去时这么想。

出乎意料的,她那几枚硬币换来的,除在塑料袋安安静静侧卧的两罐咖啡,还有一条洁白的干毛巾。这大概给了她拦下抢劫犯的理由——用“抢劫犯”形容似乎过于夸张。不过是一个少年,高而瘦,拎着兜冲出来,慌张尽显脸上。

店里小姑娘刚工作不久,压根没见过这种事,眼看人让匣中少女揪住,不由分说直接把他送去警局。她便出于好心带上“赃物”,跟在二人后面。

评论(2)

热度(8)